主页 > D生活派 >研究:所有职业中图书馆员最不自恋,甚至害怕被注目 >

研究:所有职业中图书馆员最不自恋,甚至害怕被注目

2020-07-27


自恋就像是流动的光谱,可以从0—10划分人的自恋程度,0代表害怕成为目光焦点,10则指目空一切(如下图)。位于光谱右侧的自恋上瘾者,往往觉得自身相当特殊,但面对人际关係,却会将自己的情绪施加他人,甚至会要求对方的喜好慾望要与自己相同,对方更不能拒绝。

位于光谱过低位置的人则被称为自隐者,害怕被注目、拒绝人际连结和一切援助、默默承受恐惧和情绪。自恋光谱极端的两性格形成的关键,都在于缺乏安全感的爱,于是将焦虑恐惧隐藏起来,用自恋和自隐武装自己。接近光谱中央的健康自恋者,较能拥有稳定的爱和亲密关係,也较能够接受负面情绪,且不因此摧毁乐观的信心。

研究:所有职业中图书馆员最不自恋,甚至害怕被注目 自恋者的三种分类:外向型、内向型、社会型

你无疑碰到过外向型自恋者,这是人们习以为常的自恋者,也是所有抱怨之所在。他们张扬、虚荣、容易被发现,喜欢炫耀自己的钱财,在每一个场合拚命吸引目光,无情的耍手段只为在公司升迁。可是自恋也会用其他方式显现出来。强烈认为自己高人一等的欲望可能产生另外两种自恋类型,就是内向型与社会型。

内向型自恋者(在科学文献中也称为「脆弱的」或「高度敏感的」自恋者)和其他自恋者一样认为自己胜人一筹,可是他们本能的害怕批评,所以会躲开别人和关注,甚至会因为受到注意而惊慌失措。外表的怯懦和戒心使他们容易被误以为是光谱最左端不好出锋头的人,可是他们与自隐者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不认为自己不如人。他们自认拥有不为人知的智慧和深藏不露的才华;自认更了解周遭错综複杂的世界,也与这个世界更合拍。他们做自我评量时,认同「我觉得我的气质与大部分人不同」之类的陈述。旁观者看来,这些人显得脆弱而且高度敏感。他们在谈话时很容易责备别人说错的字眼、口气的变化,或短暂的移开目光,并要求解释「你说那句话是什幺意思?」或者「你为什幺把脸转过去?」内向型自恋者有愤怒的坚持:他们为世人「拒绝」承认他们的特殊才华而痛苦不已。

社会型自恋者是研究员较近期才确认的一种类型,他们不会一心追求引人注目,或是追求成为一流作家、最杰出的舞者,或是最被误解、被忽视的天才。反之,他们自认为特别能扶持和理解别人,又有同理心,能站在对方立场设身处地思考。他们傲然宣布自己捐多少钱给慈善团体或者花在自己身上的钱有多幺少;他们在派对上把你困在角落里,小声而兴奋的说他们对隔壁伤心的邻居是多幺体贴:我就是这样,天生善长聆听别人诉说! 他们认为自己优于所有人,且珍惜自己的施予者地位,而非接受者,同时快乐的认同「 我是我所知道最乐于助人的人」和「我将以做好事而闻名」。

你瞧,不是所有自恋者看起来和听起来都一样,或许日后我们也将发现自恋者不只这三种类型。可是要记住,不论他们之间的差异,他们都有一个最主要的动机,那就是每一个人都拚命的坚持自己有过人之处,只是做法各有不同罢了。

年龄、性别、职业与自恋有关吗?

年轻人比较容易自恋;二十五岁以下的人往往最自恋,然后这种自认为特殊的欲望会随着年龄递减。可是谁比较自恋─男人还是女人,这个问题历久弥新,而答案是什幺? 大部分研究只针对外向型自恋者,就这个群体而论,研究员一致发现位于不太健康範围的男性略多于女性,但是在光谱的极右端,男性却占据大多数,是女性的两倍,形成强烈对比。

导致这个差异的部分原因,在于性别角色。大部分社会里,女性会因为炫耀和自负而招致批评,但同样的特质在男性身上出现却获得鼓励。所以习惯性自恋男女差异小,上瘾性自恋则差异巨大也就不足为奇。女性极度自信与竞争力超强是一回事,明显自负和大剌剌的偏离女性应有行为的观念又是另一回事。

对社会型自恋的研究才刚起步,但到目前为止,两性社会型自恋的人数旗鼓相当。社会型自恋者要嘛是不动声色的认为自己是全世界最棒的父母、朋友、慈善家,要嘛就是上台宣布让人人都知道。大声宣告的阵营男比女多,而不动声色的阵营里女略多于男,性别差异消除了。有趣的是,内向型自恋者似乎也是两性大约各占一半。

对位于光谱某些範围内的人来说,有些行业犹如磁铁。在光谱高端的人会被有机会获得权力、讚美、名声的工作吸引。布莱恩特学院心理学家罗纳.德卢加(Ronald J. Deluga)指出,一般而言美国总统就比大部分平凡百姓来得自恋。德卢加根据从华盛顿到雷根以来最高统帅的传记资料,在自恋人格量表(NPI)上为他们评分。可想而知,像尼克森和雷根这样自负的总统,分数比卡特和福特等措辞温和的总统高,不过几乎所有总统的分数都高得足以被视为「自恋」。

阿帕拉契亚州立大学心理学家罗伯.希尔(Robert Hill)和葛雷格瑞.尤塞(Gregory Yousey)也研究政治人物( 除总统以外)的自恋倾向,拿他们与图书馆员、大学教授、神职人员做比较,结果政治人物自恋的分数再度高于其他群组。神职人员和教授被视为最健康,图书馆员则最不自恋。和政治人物不同的是,其他职业没有一个的分数高到可以贴上自恋的标籤,但图书馆员的分数却低到可以被视为自隐。

表演艺术对自恋者是一个吸引力非常大的舞台,这并不奇怪,毕竟这是「 表演」事业,不过只要仔细观察,他们的自恋也有程度上的差异。广播节目〈一线锺情〉(Loveline)主持人平斯基请上节目的每一位名人做NPI,然后和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业学院心理学家圣马克.杨(S. Mark Young)一起比较演员与其他艺术工作者的分数。结果演员和喜剧演员的自恋程度落在表演者的中间附近(女性比男性自恋,原因可能在于她们的外表比成就更重要)。音乐工作者则最不自恋。那幺最自恋的是谁呢?就是电视明星。平斯基与杨根据这些资料得到的结论是,所有名人都是一开始就高度自恋,所以才会被浮华的工作吸引。在这里声明一下,平斯基与杨也拿工商管理硕士班(MBA)学生来做比较,因为他们自恋的分数通常高于其他群组,然而名流仍胜一筹。

书籍介绍

《不用怕,自恋》,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我们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为什幺我们必须学会爱自己,但又不能爱得太多?在一片爱自己浪潮中,你一定要先搞懂「自恋」这回事。

感觉自己与众不同,是生命热情的泉源;同理别人,则会使这股热情纯净。

找到爱自己刚刚好的位置,避免走向隐形或目空一切的两个极端,才能真正享有自恋的美好,带给别人力量,并实现自己的梦想。

研究:所有职业中图书馆员最不自恋,甚至害怕被注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