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派 >用一本小说张开多元思考的角度,那怕只有一点点也值得──专访 >

用一本小说张开多元思考的角度,那怕只有一点点也值得──专访

2020-07-24


用一本小说张开多元思考的角度,那怕只有一点点也值得──专访

一本小说究竟能有多大的力量,撬开社会多元讨论的空间?这或许是不少人会提出的疑问,但却是作家平路深信不疑的前提。

面对一个让自己多有触发的社会议题,平路不是选择看起来更直接强力的评论,反而花了两年时间琢磨,以一本灵感取材自社会案件的小说,作为她对台湾当前媒体、司法、舆论现况的回应。

打开平路的新作《黑水》,或许不用十分钟,读者或许就会发现《黑水》人物角色有些似曾相识──淡水河、咖啡店、法庭审判……。是的,这本小说的参照点的确来自八里妈妈嘴咖啡店命案,而之所以会有如此具争议的取材,实在是平路在这起事件里,看到了台湾社会太多的扭曲与不合理。

这些扭曲,或许你我都曾推了一把,而那些不合理,也可能你我都早有感觉却无以名之。平路希望这本小说可以成为一个契机,邀请读者用一本小说的时间,进入一个舆论与媒体不习惯的不明确、黑白之外的故事情节,或是自己不曾想像过,属于「另外一种人」的人生……

「我们的社会,我喜欢讲的庸俗化儒家传统的关係,我们太注重善恶之别,而少了对幽微情境的发现与兴趣…从小我们知道人之初性本善,性善的想法有一种非常善恶分明的原型,这个原型本来就是小说所信仰的『人性幽微处』的相反。人心原本无时无刻都有善念、恶念,重要的是什幺原因,让这些恶念变成后来不可原谅的大罪?」

这是平路的大哉问,然而,至少在妈妈嘴事件里,的确没有机会看到类似的讨论。

「太奇怪的是,媒体的报导角度这幺快而彻底地,没有任何迂迴余地的替被告定罪…直接就是好人碰到坏人,碰到了邪恶心肠的女人,事情就变成这样,太直接、武断,太没有灰色地带的时候,这事件件本身所代表的众多意义,就变成了好人坏人,要赶快制裁坏人让好人眼不见为净。」

平路观察到,儒家社会中对议题的探讨本来就容易沦入善恶壁垒分明的二分法,在网路舆论效果的加乘下,更容易顺着大众的说法去攻击一个被标籤的个人,无论是这个「被标籤的过程」是否恰当,或是真相到底如何,反而都不是讨论与注目的焦点。

于是,坏人只要被判刑之后,坏事就可以被挪出我们的生活空间,不再需要被探讨。

于是,我们的社会也无法从已经发生的案件里,得到结构性的解答来避免下一次悲剧的发生。

于是,一个议题骂完再换一个。日复一日,事复一事,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有趣的是,面对这样的社会困境,平路却选择以小说作为回应的工具。

「这是一个试验,重新丈量、重新定位我这个作者,可以跟社会议题贴得多近。」她说。

平路认为,小说可以是社会里,启发多元思考最可靠、最根本的力量;尤其在一个看彷彿很有正义感、黑白分明的社会中,我们更需要小说的引导,让众人学习「将心比心」。

「我自己对小说充满了执着,在我的信念里,当你看小说的时候,可以拨开那个迷雾,可暂时忘掉媒体给的标籤、忘掉社会原本的刻板印象,对所有处境中人的心情感同深受。唯有在那样的一瞬间,或许很短暂,但就在那个短暂的片刻当中,你有就会有一如得其情,可以哀矜勿喜、将心比心…才有机会还原,看到人的心里,事情从来不是那幺简单,也只有看到人心的複杂面向,台湾的社会才能有更多的包容、互相尊重与了解。」她说。

就拿这一次的《黑水》来举例。平路在书中花了不少篇幅描写中年男女多年婚姻的心境,情节也反映了儒家社会中,习惯用伦理去圈限人际交往的互动分寸、忽视个人内心需求所带来的问题。

「儒家社会就是用伦理结构去放置所有的人…年纪大一点的老先生…我们都会叫叔叔、伯伯、爷爷,很自然地给他一些人伦上的称呼,叫他长辈…就自动为他拨除了他应该有的对年轻异性的感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