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派 >一条通往「男子汉」的成长之路──陈蕙慧读《红色英勇勋章》 >

一条通往「男子汉」的成长之路──陈蕙慧读《红色英勇勋章》

2020-06-14


一条通往「男子汉」的成长之路──陈蕙慧读《红色英勇勋章》

想像着史书上记载的、电影戏剧里搬演的那些在大小战役中指挥若定、豪气干云、一骑骏马驰骋于硝烟满布、战况激烈的草原、大漠、林野中的军官将士们,任谁都会为那气势磅薄的壮丽感,兴起无限的憧憬和嚮往吧。

尤其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小伙子们,对自己能为不算长远的生命旅程挥洒出怎样美丽的色彩,佩饰怎样的奖章,总有令人激昂兴奋的蓝图。

亨利就是其中一个。他待在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小镇农场,每天做着粗重的农活,不断地重複着同样的机械式的劳动,犁田、除草、照顾牲畜、修补农具⋯⋯,没完没了,单调乏味。

所以当战争发生,报纸的报导,村人的耳语,加上自己对英雄史诗般存在于史册上的种种想像,他热血沸腾、心潮澎湃,不理会母亲的劝诫,决定应募入伍了。

他多幺激动啊,长久以来渴望的那些进军、包围和对战,终于将亲眼见识了。

可是,不仅母亲没有让他体尝到凄美的离别情景,就连最初的几个月,他们的军团只不过在不停地移动、扎营、停留,一再接受操练与检阅,从军生活如同在农场般单调乏味。

各种即将开打的传言散发又消散,亨利在无尽地等待中,原本的满腔热血逐渐冷却下来。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入伍太过冲动天真,也开始察觉到在各种出身、个性迥异的同袍之间,自己并没有特别勇武英明,根本微不足道。

等到真正接获出袭命令的前夕,一直深信并自诩能在战场上有一番作为的亨利,竟然对即将到来的杀戮,感到彻头彻尾的害怕了。恐惧变成退却的后盾,质疑无情的政府把他拖进这一场浑水只待宰杀,变成临阵脱逃的堂皇藉口。

如果是你,会是如何呢?

到了这时,你会像亨利一样,在胡乱地开了第一鎗,一阵混乱的冲杀之后,霎时顿失信心,深感难逃被人歼灭的命运,于是真的临阵逃跑吗?

对自己有如此高度期许,为了实现自我而坚决离开母亲的亨利能够面对这般怯懦的自己吗?

在这一本由战地记者克莱恩所写的《红色英勇勋章》里,这一个年轻大兵──亨利·佛莱明,是如此的真实鲜明,正是这世上无数个对「爱国」、「牺牲奉献」、「勇敢」、「创造奇蹟」等等抽象的情操或梦想,充满憧憬而又无法掌握的写照。

亨利逃离了他所属的战区,但是他的恐惧没有得到缓解,他感觉这样背对死神,远比遭到死神正面痛击还要可怕。而后他又接连目睹同袍,以及其他同一战线不同军团士兵的形态各异的受伤与死亡,他想,那些伤兵应该感到特别快乐吧。他用钦羡的目光看着他们。这时,他真希望自己不是逃兵,因为那一个个伤口犹如一枚枚红色英勇勋章。

他决意直视死神。

这时候,他变得不同了。他不再是充满彷徨、无助、怀疑、不知身在何处的菜鸟了。

他以愤恨的怒火重新投入战斗,奋力装填子弹、扣动扳机,直到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野人、一头猛兽。他在战事稍停时回想刚刚杀红了眼的自己,觉得是次美好而疯狂的经验,而且还体会到一种从容自在。

然而,他的回复信心与士气,以及奋勇杀敌涌起的喜悦才刚刚浅尝,却在无意间听到他们的将军对于刚才那场战事极度不满,认为他们应该挺住(受死),而他们的军官居然答应在五分钟之后,让这团疲累不已但被他不屑地讥为「打起仗来就像骡车车夫」的属下继续挺进。

他既惊又恐,觉得自己一瞬间变老了。他发现自己是多幺的无足轻重,那名军官提到他们这个军团,就像提到一支扫把,他不管这支扫把最终沦为何种命运。而无疑地,这就是战争。

亨利再次被赶上战场。可是这时的他又变得不同了。

他要报复。

获胜是对那名视他们为骡车车夫的最好的报复。横尸战场、血流遍地就是最究极的报复。

可是,他是为了报复自己的长官而从军的吗?

亨利会再度迷失自我吗?

这一部经典名作之所以成为经典名作,自然对亨利的心理转折有着抽丝剥茧的刻划;对于战场上的荒谬又充满神圣的厮杀,有着如厚重油彩般的描绘;对于渺小的个人、因着複杂人性与种种宏大企图(或虚荣心和骄傲)产生的事件,以及两者交集併发的剧烈冲突和挣扎,有着反覆地辩证与思索⋯⋯

亨利最终会成为如自己理想中的「一条铁铮铮的汉子」吗?

他的红色英勇勋章若是伤口,那伤口是什幺?他们终究会结疤吗?

接下来,这场战争会如何回报他?这世界将对他呈现何种样貌?

让我们与亨利一起走一遭成长的路途。

《红色英勇勋章》 from Readmoo电子书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Emmanuele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