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最生活 >梁振辉 为波动6月做好準备 >

梁振辉 为波动6月做好準备

2020-07-18


梁振辉 为波动6月做好準备

若果历史可以改变,或许不少投资者都想改写5月份的市况,因为期内投资市场因应中美贸易争议升级,甚至有演变成科技争议的情况下,风险资产持续走低,中港股市均由今年高位下跌约一成,正式踏入调整区。目前市场关注的或许是「五穷」之后会否出现「六绝」,拖累股市迈向技术性熊市(传统指标是由高位下跌逾两成)。

笔者对此有所保留,虽然大部分市场人士均看淡,但要留意的是5月的市况已或多或少反映了贸易紧张局势升级的情况,故同样因素会否再次大幅推低股市存有疑问。但笔者亦认同市场在短期内或许难免波动,最少在月底的G20峰会前亦不易有理想表现。

最有机会数月后达成协议

全球股市在过去一个月下跌逾5%,跌市主要因为贸易战风险意外升级,导致市场重新评估经济前景,甚至担心衰退已悄悄逼近。在贸易前景方面,笔者评估往后有3个可能出现的发展方向。第一个是中国和美国在6月底的G20峰会前能够达成贸易协议,但目前来看机会甚微。第二个情景是中国和美国最终仍然能达成协议,但过程可能会延长至未来数个月。这个情况将令短期波动性上升,但长期却会令风险资产表现领先,这是笔者目前认为最有可能出现的基本情景。第三个可能性是出现另一轮关税及未能达成协议,目前这个情况在3种可能性之中排名第二,可能会产生负面的循环,股票和信贷市场呈现弱势,以及美元强势将大幅收紧金融状况,进一步削弱信心和经济前景。当然,若这个情景的威胁升温也可能令中美双方加倍努力以达成协议。

结束对美科技股长期偏好

在笔者评估贸易争议不会快速解决下,短期波动性难免上升,但同时亦会产生多个重整投资组合的机会。在股市内,笔者看到机会将年初至今表现强劲的亚洲(日本除外)股票的仓位调低至核心持仓,并将资金转向美国市场。从行业的角度来看,笔者结束了对美国科技行业的长期偏好,将其转回核心持仓,因为正正担心贸易的紧张局势将在较长时间不利科技行业。 在债券中,笔者会考虑逐步调整仓位,转而支持更高质素的成熟市场投资级别债券。

趁波动低吸美国股票

全球股票仍然是笔者的首选资产类别,在未来6至12个月内,相信它有75%的机会表现超过其他资产类别。笔者认同短期内市况转趋疲软和波动增加的风险正在上升,但笔者将试图抓紧机会,在波动引发跌市之下趁低吸纳。美国股票在笔者的市场偏好顺序中排名最高。美国股票相比其他市场较小受到贸易影响,因为只有31%的收入来自海外。基于贸易局势持续紧张的假设,笔者将亚洲(日本除外)股票及中国股票的评级,由之前的「偏好」降低为核心持仓,主要担心短期内会面对的风险。笔者的股票观点面临的风险包括美元走强、中美贸易争议持续,及中国经济增长疲软。

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令全球经济以致是美元的前景蒙上阴影。美元的正数利率收益,在与其他零利率甚或是负利率的成熟市场相比下依然具有吸引力。但随着相对增长和通胀预期的降低,相对利率差异可能会逐步缩小。未来的贸易谈判仍然是关键,美滙指数早前触及新的两年高位98.37,但阻力位100.15可能较难突破。笔者预计美元将会横行,2019年3月低位95.74将是关键支持位,美元向任何一方呈现突破都会成为中期趋势的指标,特别留意若美元转弱对亚洲以致是新兴市场的资产均带来正面帮助。

美债孳息存向上风险

5月份股市下跌的同时,债市却表现亮丽,笔者继续将债券视为核心持仓之一,因为最近的市场波动和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增强了它们作为对沖以及作为争取入息的重要来源。贸易不确定性正在上升,可能会影响经济增长预期,并限制孳息上升空间。笔者将美国10年期国债孳息未来12个月的活动区间预测下调至2.25厘至2.50厘,但仍承认孳息有机会因应全球经济增长轨迹回升而出现向上发展的风险。

近期经贸增长和地缘政治风险增加,支持适量增持高质素的成熟市场投资级别政府债券和公司债券,用以对沖市场波动的风险。鉴于美国短年期债券出现孳息倒挂,而2年期与10年期债息之间的差距亦偏低,笔者继续看好以年期约5至7年的债券组合作出部署。笔者亦偏好对沖成熟市场投资级别债券的货币风险,以减少债券配置的整体波动性。

虽然笔者认为投资者要为6月可能出现的波动做好準备,但亦不代表全面看淡市况。正如上周指出,历史数据亦有值得参考的地方。恒指在5月份录得了历来最差的5月份表现,但参考过去10年的历史数据,恒指在5月份大跌的2010年及2012年,均成功在6月份出现反弹,不知今年又会否历史重演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