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最生活 >【产业特辑】百年大同争权乱象惹争议 >

【产业特辑】百年大同争权乱象惹争议

2020-06-12


【产业特辑】百年大同争权乱象惹争议

大同集团全台土地资产高达四十五万坪,光是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总部土地一万两千坪以上,开发市值超过千亿元,买进时间约在民国六十年时期,取得成本低,潜在利益惊人。也因此,大同曾面临多次经营权之争,不支持公司派的股东(市场派)一向都被指控企图藉由取得经营权,是为了掌握庞大土地资产。

今年的董监事改选之争,除了觊觎土地的旧事重提,还演变成调查股东身份的案外案,话题一直围绕着中资打转,市场派更认为自己被全面进行媒体包围、立法质询、金管会的强硬调查等大攻击,甚至感慨「花钱买大同股票却像十恶不赦的敌人被对待,试问全世界哪一家公司是如此对待自己的股东?」。

欣同董事长林宏信接受专访,呼吁主管机关也要对大同进行公司治理的监察。

市场派代表欣同董事长林宏信接受专访表示:「中资是否涉入,主管机关可以调查。但我更想替小股东呼吁,大同公司连年亏损又出了这幺大的弊案,董事长官司缠身,海内外子公司加起来百来个,主管机关是否应该也对大同进行公司治理的监察,而不是只把焦点放在股东身上!」。

亏损连连 市值蒸发上千亿

根据公开数据,大同二O一一年减资前股本近五百五十五亿,以减资前股价最高曾到23.1元(二OO八年三月二十四日)计算市值一千两百八十二亿(接近一千三百亿),减资后股本两百三十三点九五亿(近两百三十四亿),以股价最低4.81(二O一五年八月十五日减资后新低)计算一百一十三亿,等于减资后市值曾经蒸发了一千一百六十多亿,难怪小股民会哀声连连。

十年来,大同本业多年处于亏损状态,股价长期低迷。其中最让人诟病的是,由现任董事长林蔚山、总经理林郭文艳主导的公司派,透过减资手法来摊平亏损,但仍经营不善宣布亏钱。此外,小股东也怀疑公司派不循正当途径增加持股来巩固经营权,「减资之后再以扩充营运资金为理由办理私募,没有透过公募的方式让全体股东认购,难道不是为了图利特定人士?」。

大同是知名家族企业,在创办人林挺生的带领之下,成为家喻户晓的台湾之光,交棒给第二代林蔚山出任董事长之后,集团却不断转投资失利。第一次宣告减资,理由是子公司华映亏损连带影响母公司财报,亏损达百亿之多,加上大同本业的损失合计三百二十一亿元。股东曾对此提出质疑,一方面认为华映经过折旧摊提完成的设备仍营运中,所谓亏损只是帐面数字,实际损失远小于所列金额,另一方面也疑惑为何大同公司坐拥土地,却不作资产开发,把帐面亏损直接转嫁股东,是否可以合理怀疑是利用减资方式,把天文数字的负债强迫股东们买单。

算计重重 减资完又私募

减资与私募等财务策略本身并无对或错,但若公司本身治理不健全,私募反而是提供了一个以折扣买进公司股票的机会,小股东到头来发现私募对象竟然是公司大股东指定的特定人,原本应该透过公平机制认购的股票,公司派利用减资与私募的手法,变成巩固经营权的武器。可是大同公司减资,却持续宣告亏损,小股东早已对公司派经营团队信心全无。

坊间就曾以大同公司为案例,点名大同减资之后又立即举办私募,此举市场面砲声隆隆,也引发一波对大同高层诚信质疑的检举黑函,包括:董事长林蔚山涉嫌掏空公司的通达案、尚志精密化学股票在登录兴柜前售给市场大户等。此外,更称大同公司是台湾公司治理的经典案例,举凡论长不论贤的接班人制度、经营者低持股却控有公司不对等权利、公益财团法人和海外持股成为集团控股核心、旗下一堆与集团不相干的子孙公司、母子公司交叉持股、经营者涉嫌掏空公司资产与背信、切割旗下金鸡母成为不受监督的子公司、不合理的董监酬劳等等,在大同公司都可以找得到。

今年大同董事会又决议要私募六亿股(六十万张股票),在市场派质疑大同屡次所提增资案都採取洽特定人的方式之下,不想让公司派「故技重施」企图稀释原有股东权益,亏损连连的投资人结合起来,小股东大团结才挡下此私募提案。

大同公司名下千亿元土地,是各界觊觎的目标。公司长年亏损又不无力改善经营,今年股东会气氛一度火爆。大同除了本业,被指出旗下还有四五十家子公司。外人禁入 经营团队稳如泰山

弔诡的是,大同的经营团队绩效低,小股东们怨声载道,家族企业的经营权仍无法撼动。一度曾进入权力核心担任独立董事的吕东英(前金管会副主委),就曾于二O一二年提出罢免董事长案功败垂成,主动请辞,他也于媒体公开发表「就一年多担任大同独立董事以来,观察大同状况,光是大同事业体加上子公司、转投资公司等多达四十至五十家,绝大部分都由董事长林蔚山或是总经理林郭文艳兼任负责人。由于董事长与总经理兼任太多、缺乏专注,且用人同质性太高,经理人无法贯彻责任制,使董事会丧失究责,导致改善无期,遂萌离意,决定辞任」。

为了改善经营,注入活血,小股东自救会决定再度诉求2017年董监改选要取得董事,以进入公司董事会监督公司营运,并由欣同公司提名杨永明教授、前华航董事长林鹏良教授,另一家新大同公司提名前主计长韦伯韬以及国家级教授梁定澎等专业人士作为竞选代表,希望能深入公司替小股民解答「为何大同坐拥精华土地四十多万坪,却能连亏十年不发股利」。不过,众所皆知在今年三月间,还没到正式改选日,小股东提名的候选人却被公司董事会球员兼裁判以公司法第192条相关资料缺件等因素全数遭否决,小股东代表提早被判出局。

市场派对于公司派经营不善指证历历。内斗小股东 王牌分析师也惊奇

回顾三月当时,大同董监改选前,爆出百亿资金从国外汇入炒作股价并介入董事改选的消息,公司派发出声明吁请主管机关及司法检调应该勿枉勿纵,给证券市场及广大投资大众一个交代。对此,半导体王牌分析师陆行之在脸书上直言表示:「感觉很奇怪!」大同靠着少数的股票,控制经营一家公司,亏损连连,小股东无法发声,现在有人在公开市场购买股票,就指责目的是夺取经营权或资金来源有问题,很匪夷所思。

董事会长期缺乏制衡的力量,对公司治理,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从财报所公布的十大股东可知,大同董事长林蔚山与总经理林郭文艳夫妇持股不到2%,低持股又长期位于独揽专权的环境下,大同公司的公司治理流于形。事实上,董事长林蔚山也爆发了「通达案」一审判刑四年、二审重判八年,目前上诉中。高院更一审认为,大同公司是上市公司,公司资产是全体股东所共有,不是林蔚山个人或家族的私有财产,但林蔚山却以大同集团资金,填补私人投资通达公司的损失,使大同公司遭受损失高达十三亿余元,判处八年徒刑。

随着今年的大同董监改选又回到原点,小股东对外呼吁「大同六十年来没有一席董事是由外部人士派任足以监督公司经营层,公司派真的不要再恶质对待股东,给投资大同欲哭无泪的股东们配点鼓励(股利)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