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最生活 >Keith Wade 政策分歧 欧日股市展望正面 >

Keith Wade 政策分歧 欧日股市展望正面

2020-06-07


Keith Wade 政策分歧 欧日股市展望正面

经过之前一系列的下调之后,我们现时已上调对环球经济增长的预测,其中2017年的增长预测已从原先的2.6%上调至2.8%。对于今年而言,上调主要反映我们对新兴市场、英国及美国的展望更趋乐观。

主要由于已发展经济体系的油价基数效应所致,通胀预期将会由2016年的2%升至2017年的2.4%。由于美国的物价压力持续升温,而其他地区则趋于温和,2018年的通胀形势将会更为参差。

经济预测有下调风险

本季度我们已调整早前的预测,以反映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及欧洲持续面临政治风险的影响。整体而言,虽然我们已经上调经济增长的基本预测,但我们的预测仍倾向不利。具体而言,「货币战争捲土重来」、「长期滞胀」及「债券孳息率大幅上升」等情况,均会导致预测期内环球经济增长及通胀下跌。

美国方面,我们仍预期联邦基金利率将于2017年底升至1.25%。展望2018年,鉴于财政政策推动经济增长及美国通胀上升,预期联储局将进一步加息,预期政策利率将于年底升至2.25%。我们预计,英伦银行将会在预测期内维持利率不变。我们预期欧洲央行亦至少会于2017年内维持目前的存款利率,以及每月600亿欧罗水平的购债计划规模。预测日本央行亦将会维持利率不变,但该行将会继续实施量化宽鬆计划,因为在美国加息的环境下,日本需要透过购债,将10年期日本政府债券孳息率维持于零水平。我们仍预期中国人民银行今年将会放宽政策。

盈利增长利股市向好

各资产类别方面,我们对股市的展望已上调至正面。鉴于环球经济复甦,以及市场预期各国将会实施更多财政扩张计划,特别是美国,我们认为市场趋势已转移至通货再膨胀的环境。特别是对于周期股而言,这将带来更利好的盈利增长环境。与此同时,按股市风险溢价与历史水平相比,目前环球股市估值普遍合理,但我们认为,这主要受低息环境所支持。我们的分析显示,股市风险溢价能够应付债券孳息率轻微上升的影响。重要的是,我们看好股市是基于盈利增长而非市盈率调整。

股市方面,我们比较看好能够把握通货再膨胀机遇的市场,例如日本及欧洲(英国除外),我们已于季内将两者的展望上调至正面。日本方面的数据已出现正面的改善迹象,而日圆贬值将会为企业盈利带来支持。更重要的是,分析师的盈利预期尚未考虑到近期的日圆贬值因素。欧洲(英国除外)市场方面,鉴于近期公布的数据普遍呈现增强趋势,我们逐渐看好该市场。关键是,随着孳息曲线走斜,投资者可能终于受益于欧洲金融股的价值潜力。

成熟市场中英股吸引

相比之下,我们已下调对新兴市场股市展望至中性,主要考虑到美元升值环境以及特朗普政府实施保护主义政策所带来的阻力。然而,新兴市场股市的估值仍低于已发展市场。我们亦上调了新兴市场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

与此同时,我们仍对美国、英国及亚太(日本除外)地区持中性态度。儘管美国市场具有优质条件,但估值已偏高。下调企业税及企业海外现金回流的预测或会为企业盈利带来强劲支持。然而,企业盈利将会面临美元升值、加息以及工资增长蚕食毛利率等挑战。英国方面,我们认为英镑贬值对跨国公司收入增长的利好影响已经消退。不过,从股市风险溢价角度来看,我们认为英国是已发展市场中最具吸引力的市场之一。

高收益债券看法中性

存续期观点方面,我们仍看淡政府债券,因为当央行透过上调利率令货币政策正常化,或降低货币政策的宽鬆程度时,会影响利率走势的预期,随之对政府债券亦产生负面影响。债券市场方面,我们看淡美国国债、英国国债及德国国债,但对日本政府债券持中性观点。我们亦对以美元计值的新兴市场主权债券维持中性取态。相反,我们将致力对新兴市场本币债券的息差进行套利,主要由于其估值更具吸引力,而基本因素亦持续轻微改善。

信贷市场方面,我们仍对高收益债券持中性态度,并看淡投资级别债券。虽然两者的估值不再吸引,但由于投资级别债券的息差对利率预期的变化更为敏感。对于美国投资级别信贷而言,其基本因素持续恶化,美元伦敦银行同业拆息(LIBOR)融资成本高企,在考虑到对沖成本上升及低息差等因素后,使其对海外投资者不具吸引力。欧洲信贷方面,息差与被看淡的美国的关联度较高,因此我们亦看淡欧洲,但其程度较轻。这是由于其估值较美国投资级别信贷更具吸引力,而且对利率的敏感性亦较低,特别是鉴于欧洲央行将持续购债。

工业金属渐见新平衡

我们仍大比例持有商品,主要由于有证据显示部分行业的供应会出现重大调整。农业方面,由于主要穀物的未来供应或将受到低价的影响,我们仍对农业维持看好。工业金属方面,该行业仍存在供应过度的问题,但供求状况已开始有重新平衡的迹象。此外,该行业或会受惠于美国增加基建开支及中国实施刺激计划的预测。因此,展望本季度,我们已将工业金属由看淡上调至中性。

相比之下,在实际利率上升及美元升值的环境下,我们已将黄金下调至中性。然而,由于今年的政治风险将会升温,黄金仍会被用作对沖工具。能源方面,儘管石油出口国组织及非石油出口国组织的产油国已达成减产协议,我们仍对该行业持中性取态。虽然该行业的供求状况更趋平衡,但仍存在大量的库存盈余,而且美国页岩石油产量已再度回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