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最生活 >中国青年的两本书单(下):看见 >

中国青年的两本书单(下):看见

2020-06-15


回过头来谈柴静的《看见》。相较李承鹏《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广受「愤青」们的喜爱,这本纪录性散文集《看见》比较受到温和派的「文青」的青睐。这本书出版不到一个月,销量就已经超过百万本,在一些畅销书排行榜上,更是连续5周蝉联榜首,本书所得到的评价,基本也是正面的。

中国青年的两本书单(下):看见

相较于《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揭露社会黑暗面引发读者思考的力度重,《看见》就比较属文艺糅合新闻记者的客观叙事风格,透过清新自律的笔调来诱发读者思考问题。也许是在体制内的中国中央电视台工作的缘故,柴静无法「肆无忌惮」地抨击,只能採取「客观看见、客观描述、客观思考」的模式来提出现阶段中国存在的种种问题。因为比较「正向」,所以比较容易被体制内外的大众接受;但缺点就是在一些重要问题上有蜻蜓点水般的温柔,不但没触及实质问题,也容易被诟病「矫情」与「做作」。

对于《看见》,在剥离掉柴静本身的职业成长故事后,书中一路走来相依为命的《新闻调查》组故事,是以温情脉脉打动人心,接着陈述新闻的理想。中国面临那幺多严竣的社会问题,《看见》致力于要表达一种不能人云亦云、不能浑浑噩噩的态度,希望读者学会独立思考、学会了解事件背后的因果联繫、学会如何以逻辑战胜情感。不过,这种态度,虽然不是直接解决问题打开大门的钥匙,但至少算得上是走往大门的方向。

所以从某种层面上,和《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一样,《看见》也无法给予实质的解决方案,《看见》甚至不太敢给予读者太多思路。虽然如此,不过两本书都传递了一种态度,那就是要学会独立思考,有逻辑的思考。敢于直言体制不合理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是更勇敢的声音,而更多关注人性本真的《看见》是更宽和的声音;两者共通处都是敢于质疑而不妥协。

中国青年的两本书单(下):看见

《看见》的文章大部份是以柴静blog上的新闻事件为主线,再加工丰富深化的故事。SARS时,她是最早一批进入第一线拍摄採访的记者,她也因此名声大噪,同时获得很多民众的信任。书里她详细描写了SARS时的工作情况,在一开始政府想隐瞒掩盖消息的时候,第一线的医生护士是怎样用无所畏惧的心态来面对几何倍数增加的患者,并在极其有限的条件下救治患者。

她也写到了家乡山西的重工业污染,因为土地国有制/集体制造成的拆迁问题,违法徵地和买卖土地问题,家庭暴力受害者因为无相关法律可以保护,最终不堪虐待沦为杀人犯,同性恋遭社会歧视问题,网路疟猫影像争议问题等等。

因为不是时评类文章,加上体制内工作的缘故,柴静的《看见》只是就事论事一层一层地剖析每个新闻,以及藏在新闻人物或事件背后可能逻辑链与原因。虽然,《看见》的矛头没有磨尖直戳政治体制,但也抽丝剥茧的从每一事件细节里引导大家看见立法的执行不力或是不健全;也让读者了解社会边缘人群被伤害、被遗忘的现状,令人可以产生更多的社会责任感和以及对底层民众的尊重和同理心。

柴静的粉丝捧她为「知性女神」,但人红是非多之后,近来也有很多「砍柴」的声音,譬如私生活道德层面有问题,或是被批评因为有「央视」平台和一群社会名流力捧才有资源做这些事,甚至业有人引用香港记者的文章做为暗讽她的证据,认为她「做作」、「表演」。虽然有这些批评,但也无法抹煞柴静《看见》一书对中国社会省思的贡献。

总之,虽然中国没有索忍尼辛,但像李承鹏和柴静这样敢于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多,而且都还有年轻热忱的支持着,就是令人欣慰的事。一个强硬、一个温和、一个犀利、一个清新,风格不同,当然,批评的程度也不同。最后,如果政治体制与社会大众可以接受任何一种程度的批评,例如《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与《看见》;然后不要让这些擅长文字的人只能神经紧绷地挑刺或是痛心疾首地对抗有问题的国家制度与社会问题,让大家在批评之余还有写写风花雪月的闲情逸致,如此才算是中国的真正进步吧!! 



上一篇:
下一篇: